菜菜與大地教我的事

IMG_5784

文:林宜慧

2015年的3月,我開始嘗試在宜蘭種菜,這才體會到照顧小生命們,是多麼容易升起得失心、以及小我的執著。

近來身懷六甲的我剛好也孕育著新生命,在還沒照顧菜菜前我一直以為自己未來一定會很容易對孩子的事情放手,最好是像我一樣要接受山野訓練。而在種菜的過程中,我這才發現當一個媽媽是有多容易百感交集、多容易時不時都想知道自己的孩子(菜菜)在哪裡、發生了什麼事。

近來擔心的是菜豆,因為播種的那天之後宜蘭的天空破天荒地曬了子民五天,街頭巷尾都在開心地到處搶位置曬被子,但多數的農夫們卻忙著幫作物保濕、找水喝。

也許,30顆菜豆就至少有一半因為連日曝曬而渴死了(菜園是沒有水路的),後來研究了一下應該是我們種下的時候很隨意,因為沒有放對位置、土也沒有鬆好才是。豔陽五日後老天爺竟十分仁慈地給了台灣東北部一週大雨,而大雨期間我們又在西北部忙東忙西的,無法回到宜蘭搶救菜苗,另外一半的菜豆就這樣被雨水把土打黏而難以存活了。

大雨一週後的今日終於停雨,因為 K 去了菲律賓當翻譯,我一人跑去菜園在雜草堆中翻找菜豆,問了身邊的種菜夥伴後,終於在雜草中辨認出長葉的一株菜豆,但它被蟲嚴重啃蝕了。

然後我先回家找資料,聽說是可以放上黃色布條來驅蟲,或間種一些味道重的香草植物,午餐後我把家裡的薄荷帶去分了五株圍繞著小菜豆旁,然後插了一根樹枝綁上黃布條,樹枝也是要給菜豆攀爬用的。晚上卻看到台中有種菜的學姊來訊說:「薄荷的根會到處長,不太適合種在作物旁邊」,看來得改用其他植物來間種了。

多數的菜豆沒有發芽,你可以像今日的我這樣想:環境太過艱困,逼死了可憐的菜豆。

也可以像豁達的 K 說:菜豆不適應目前的菜園,但是南瓜跟冬瓜、或絲瓜苦瓜就可以,我們換種其他的豆豆吧!

當然,菜園裡面的瓜瓜長得很好(瓜瓜萬歲!),冬瓜至少發了2株(種15株),南瓜幾乎有 2/3 都長出了健壯又美麗的葉。截種的蕃薯葉和左手香也幾乎都好好的,而火龍果的小苗們可能因為很可口,一直被蟲啃咬。家裡泡了20天的茄子小種子也終於發芽,因此今日被移到家中的盆栽裡。珍貴的桃太郎蕃茄兩小株也繼續生長著,再來就可以移成一株一盆了。

與菜菜相處的過程中,真的很像人生百態,生命有如意的也有不如意的,這本來就很正常,是稍稍不能接受的我才應該調適。我回想起過去的一年的經過:「對於從農很陌生、好像可以試試、然後發生了」。

大約一年多前我認識了 K,他那時候好似非得找一個願意當農夫、生活上又很環保的的人來當女朋友,找到我之後才發現我對於當農夫根本沒概念,因此無法有強烈意願、當時的工作也很忙,根本沒空去學種東西(後來還發現我超討厭被蚊子叮咬),他因此曾經覺得自己被騙了(!!)。

不過,討厭在都會生活的他還為了陪我在臺北工作,跟我住進了人車密集到十分危險誇張的永和頂樓小公寓,但是那是個美好的小公寓,擁有一個難得的大陽台,他開始在陽台育種菜苗,種這種那的,有時候我也幫忙澆水,慢慢地也習慣了「要照顧家裡的小生命」這回事了。

然後過了一年,我們搬來宜蘭的那一天,他邊開車邊傻笑說「呼,終於離開臺北了」,那是個很好笑的場景,好像野獸終於被放回叢林,那樣的自在開心。

然後,我跟著他開始踏入菜園,開始了我與菜菜們的交心與交感,還有那對於自己的不信任。

接著,我看見自己對土地、對菜菜的愛,力道是這麼的強。大地眷顧著我,用著如此貼近的方式教導著即將成為母親的我,要怎麼活得更紮根、更相信自己。

謝謝大地之母,謝謝每一個死去和活著的菜菜們,我願意繼續學習你們想教我的事。

編按:作者是鄉喚平台,也是主導鄉喚的樸谷工坊之共同經營者,喜愛生態旅遊和登山等接近自然的活動。近來除了學習種菜,也準備著當媽媽,更一邊研究與學習著身心靈調和等課程,希望有一天能給大地更多的療癒和服務。

廣告

One thought on “菜菜與大地教我的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